2
深圳进口报关|深圳进口清关|深圳进口代理-专业的事找专业的公司

深圳进口报关|深圳进口清关|深圳进口代理-专业的事找专业的公司

提供德国|美国|日本|台湾|意大利旧生产线|旧设备|二手旧机电设备|整厂旧机械设备搬迁进口报关|清关|流程|手续代理
详细走进虎桥
深圳虎桥威盟国际物流有限公司,拥有400多名进口清关物流顾问,服务机构分布沿海11个大城市(深圳、香港、东莞、广州、湛江、厦门;上海、苏州、杭州、宁波;天津)。虎桥威盟全球运输代理网遍布110个国家地区,逾200条国际航 更详细
  • 行业:货代
  • 地址:深圳-广州-东莞
  • 电话:13437445893
  • 传真:0769-89835388
  • 联系人:陈先生
公告
虎桥威盟国际物流有限公司,近400名进口清关物流顾问,7大商业中心城市(上海、苏州、杭州;深圳、香港、广州;天津)联网运营。虎桥威盟全球运输代理网遍布110个国家地区,逾200条国际航线服务,其中美国、德国、西班牙、澳洲、新加坡、日本、韩国、台湾8大航线可提供门到门运输双清配送服务。虎桥威盟物流成长14年,专注全球进口运输、进口清关、香港仓储中转、冰冻食品仓储配送及国际租船代理等业务。 虎桥威盟服务平台, 4大主业推介: 1) 代理进口采购(机械设备、房车游艇、原木、化工、食品与原料、奶粉、啤酒、石材等)代开信用证授信额度可达2亿人民币。 2)二手旧机电生产线 进口门到门清关配送;外资企业机电设备 全链条采购物流。 --成套办理投资鼓励类项目发改委免税免表手续、办理采购招标手续 --快速代办地方批文北京商务部批文 --经验处理目录外免3C进口代理 --最低费用办理全球机电中检、香港中检手续 --提供海外生产线专业拆线打包服务、国内专业装机服务 3)进口食品|冰冻冷藏食品 全链条清关物流。 4)上海国际会展|全球参展ATA单证物流 “全球门到门双清”配送。 虎桥威盟服务网络,2008年着手各港口跟单团队的进口业务大数据化管理,各网点开始应用供应链信息集成管理软件,努力践行 "各个港口跟单网络化、不同口岸业务大数据化" 之改良管理。现时虎桥威盟SEAHOG进口数据库拥有超过40000个进口案例,以最快速度为客户匹配相应的进口采购个案,可全面满足国内外新老客户的具体进口业务需求。 虎桥威盟服务团队,在国内首个提出“标准进口物流”产业理念,胸怀长远朴素之事业目标,笃行 “平实、细腻、优化”之服务精神,有志成为中国进口物流之先行者。 ◆虎桥500名进口物流师◆14年旧机电进口通关经验◆三分钟满足进口方案◆九大口岸联网操作 ------------虎桥威盟3分钟3种方案--满足您的各种进口需求----------
站内搜索

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
管理员
更多新闻资讯新闻资讯

含泪的灵魂在歌唱

字体大小: - - topimport   发布于 2017-11-04   阅读(73)  

挚友寄来一张她在西藏拍摄的一张照片,一位藏族小女孩,含着泪水的眼眸,闪耀着圣洁的光芒。像是燃绕着的冰冷的火焰。
    那一刻,我突然抑制不住泪水,忍不住想放声大哭。
    我感到一种透彻心扉的痛。
    我的心触摸到一种挣扎着的无奈的灵魂。直觉告诉我:这是一位大智的女孩。
    挚友讲了这张照片的来历:
    她在那木措弹古琴的时候,这个小女孩她就坐在她身边,一开始,朋友弹的是岭南派传曲《玉树临风》,女孩没有动。弹《阳关三叠》刚到一半,小女孩突然拉住我朋友的手,不让她再弹下去。女孩眼里满是泪水。朋友塞给她几块饼干,她还是眼泪汪汪。
    《玉树临风》,表达的是人们对美好境界的向往,而《阳关三叠》,表达的是依依不舍的分离之痛。
    小女孩感受到了曲子的伤感,感受到了分离之痛!那美好的境界,离她的灵魂是那么的近,甚至用心可以触摸得到,但短短的几分钟后,就是分离。伤感驱散了向往,四周依然是她可能一生都走不出去的荒原……
    音乐需要纯洁的灵魂。
    只有纯洁的灵魂,才能如此深刻地感悟音乐。
    藏族的那个小女孩,用她的灵魂,突然感悟到了音乐的美妙境界。她有着超人的悟性和灵性。
    然而,现实是冷酷的。
    这种音乐,对于她来说,是转瞬即逝的。我的朋友只是一个过客,音乐也是一个过客。音乐唤醒了她的灵魂,但接下来,她不得不面对封闭的现实:没有音乐,没有思想,只有荒原。
    小女孩是游牧民的后代,没有户籍,如果不是听音乐时涌出的泪水,甚至,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。在灵魂被唤醒的一刹那,她又失去了……
    无意中,我的朋友,做了一件极残忍的事情。
    她无法带给小女孩永恒的音乐,却给小女孩带来了恒久的伤害:在接下来的漫长岁月里,她将被追寻这种音乐的梦想苦苦折磨,又将被失望苦苦折磨……
    大约5岁的时候,在第一次听古琴的时候,我也感受到了那种强烈的震撼,那一刻,我的灵魂像是离我而去。我被音乐融化。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,也感觉不到世界的存在。
    就像那个听琴的藏族女孩。
    那一刻,现实中的我死去了,天堂中的我在跳跃,灵魂变得飘逸而欢快。
    那一刻,我听得泪流满面,忍不住要伏在地方,放声痛哭。
    但我不知道因何而哭泣。
    那一刻,我的心都张开,我的灵魂也张开,犹如一张网,试图留住那美妙的音乐。
    但我失败了。
    在此后的数年中,我苦苦追寻那种音乐。那种能与自己灵魂对话的音乐。后来,我找到了,也找到了古琴老师,我将梦境中的音乐,变成了现实……
    然而,藏族的那个小女孩呢?她有这样的幸运吗?
    这种想像令我痛楚。
    我突然觉得她像是我的女儿,我觉得自己的心与她有某种无法分割的联系。
    茫茫荒原,也许,有一天,我会背起行囊,找到她,送给他一张自己钟爱的古琴,教她演奏,让她沉浸在自己的音乐里,听自己的灵魂欢悦地舞蹈……

来源:http://shihb.blog.sohu.com/541857.html

分享到: